关于我们

管理创新|以内循环为主体 打中长期持久战

发布日期:2020-08-04 浏览次数:199

 

       年中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对国内国际的最新形势及应对措施作出了清晰判断,并决定于今年10月召开十九届五中全会,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目标的建议。“中长期”、“持久战”、“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成为重要关键词。

       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得益于强有力的疫情防控,中国成为全球最早走出疫情的主要经济体,经济活动也在逐月好转,但这并不意味着之后就是一条顺畅的复苏之路。我们面对的形势不仅仅是复杂严峻,关键在于“不确定”,高层对此有着清醒的判断,提示“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

       所谓中长期问题,指的不仅仅是疫情态势,还包括内外经济金融环境和外部政治环境。尤其是中美之间的矛盾,从开始的经贸冲突迅速扩展到现在的科技、金融等领域,成为中国经济复苏道路上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此背景下,中央又一次重申“药方”: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打通国内循环,需要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推动全流程创新,发展数字经济,果断放水养鱼,确保供需平衡,改善分配格局,大幅降低个人所得税,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构建高标准的市场体系。

       打通国际循环,需要打造面向全球的高效的产业链、供应链,围绕“一带一路”规划构建合作创新网络,稳步降低关税水平,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的谈判与制定,推动对外开放朝着更高、更深、更广的方向发展。

       为什么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尽管二季度我国出口数据体现出了很强的韧性,中国出口在全球市场所占份额大幅上升、并达到了历史高点。但是疫情之下,全球市场萎缩速度较快,WTO预计全年世界贸易增速将缩水18.5%。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中国出口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保持在历史高位,也可能会面临较大压力。因此仍然要将总需求的重心放在国内。

       不过,“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不等于关起门来封闭运行。从国际循环视角来看,“畅通国内大循环”至少有两个意义:一是以国内的复苏繁荣推动国际经济复苏,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

       谈谈“内循环”模式

在最近的企业家座谈会上,领导人要求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内循环”这个词,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提起。

       在工业化高度发达的今天,从原材料的挖掘、提炼到中间商品,然后到最终人们可以在衣食住行中消费,往往都需要经过一系列长长的产业链的打磨。而消费完之后,人们得到了新的补充,就可以进行下一轮的生产;如此周而复始,就可以称之为完成了一次循环。所谓内循环,就是整条产业链,包括消费端都在国境线之内。

       关于“内循环”的分析要点:

       一,“内循环”框架将深刻影响“十四五”期间的宏观经济。

       二,对比之前中国经济“外循环”模式:世界工厂模式与中国经济的起飞。

       三,“外循环”模式问题:(1)外贸依存度和波动性偏高;(2)处于分工和专业化下游容易被卡;(3)受要素成本和外需成长性约束;(4)成果融入在美元体系中。

       四,改变现有模式的机会:2011年以来全球贸易持续不振,中国对外依存度已经被动下降。

       五,改变现有模式的触发因素:2018年以来外部发展环境的变化以及“持久战”的判断。

       六,理解可能包括以下四个方面:(1)降低“两头在外”的加工贸易比重;(2)出口过剩产能转内销;(3)形成一个内部分工和专业化的雁行模式;(4)强化全产业链特征。

       七,“内循环”的实质变化是从“出口-外汇-资本积累-城市化”变为“内需-国内统一市场-分配-扩大消费”和“产业链高级化-高附加值-全球分工”。

       八,内循环的关键攻坚点:一是消费量级的激发;二是产业链升级关键环节的突破。

       九,理解内循环的产业链影响,可以从刘鹤副总理“供给体系要优化”、“需求体系要升级”、“金融体系要适配”三个角度。


  • 上一篇:无
  • 下一篇: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