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财经金融|2020年上半年经济金融形势回溯及下半年展望

发布日期:2020-08-11 浏览次数:223

       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全球性蔓延,贸易战持续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下半年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依然复杂严峻,虽然主要经济指标边际提高,银行支持实体和减费让利的力度进一步加大,但在全球疫情不确定性和潜在二次冲击隐忧、中美脱钩以及国内洪涝灾害等各类不利因素影响下,经济复苏可能一波三折,国内全年实际经济增速或下降至2%-3%左右。虽然受益于宏观政策短期对冲效应,但企业经营压力未得到根本解决。总体而言,下半年中美摩擦升级隐忧下经济不确定性更大,经济复苏态势或存反复,稳健行远仍是守正之道。


       (一)经济延续回暖,但复苏斜率或变缓


       1.国外环境:全球疫情继续恶化,经济复苏将更加缓慢而艰难,全球宽松的货币政策主基调中短期仍难以转向


        疫情演变:海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人数仍呈攀升态势。分国家来看,美国、巴西以及印度等国家疫情仍以较快的速度蔓延。受复工复产推进及请愿影响,美国新增确诊人数以较快速度回升,美国每天确诊病例超过3万人,甚至到了4万人的高峰,并从趋势上形成了3月份疫情发生以来的二次个高峰期。


       经济形势:美国6月ISM制造业PMI录得52.6,显示美国6月的经济萎缩情况明显缓和。欧元区6月制造业PMI终值录得47.4,欧元区经济下行再次大幅缓和,产出和需求虽仍在下降,但不再大幅下滑,同时PMI的逐步走高提升了市场预期。日本6月制造业PMI录得40.2,前值37.8,表明日本制造业正在复苏。整体而言,随着各国封闭措施的逐步解除,预计未来几个月全球经济再度停滞的可能性不大。但疫情蔓延仍在加剧,由于缺乏有利应对手段,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仍充满高度不确定性。


       金融形势:美国经济复苏步伐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鲍威尔重申利率将维持在零附近,直至经济重回正轨。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正在携手合作,利率也将处于较过水平。日本方面,疫情的持续影响可能严重损害日本经济发展,日央行或将继续加大打击力度以应对经济危机。当前新冠疫情仍是主要领导海外央行行动和利率走势的主要因素,在疫情蔓延态势仍未结束、不确定性仍大背景下,全球经济复苏步伐仍将缓慢而艰难,预计全球宽松政策主基调中短期仍难转向。


       2.经济数据:三驾马车集体承压,外贸今年已难倚重,投资依赖积极财政发力,消费有望前低后高


       随着国内疫情得以阶段控制,我国经济运行秩序有所恢复。目前制造业景气度已有所恢复,但我国经济总体上仍难以乐观。除企业复工复产尚不充分外,疫情全球蔓延下需求端的回暖仍面临一定压

力。三驾马车来看:


       投资方面,下半年制造业投资增速或将继续承压。新老基建逐步发力,基建投资增速有望持续提高,房地产投资方面,在新开工大幅回暖、销售持续改变下,预计下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保持稳定。


       消费方面,随着社会生产生活秩序进一步恢复,叠加“六稳”、“六保”政策的不断实施加码,预计下半年社零增速缓慢回升。


       进出口方面,随着国内复工复产的稳步推进,下半年的出口增速预计将进一步回升,但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影响或将持续和反复,仍会对产品需求产生较大影响,下半年出口增速仍不乐观。


       3.金融数据:上半年金融数据超预期,预计下半年偏向平稳


       当前货币政策正由宽货币逐渐向宽信用转变,随着下半年经济不断复苏,预计货币政策继续加大宽松的可能性较低,同时央行高层已在公开层面上表示前期的宽松政策将逐步退出,近期降再贷款再贴现利率更体现货币政策的精准灌溉,结构性货币政将是主旋律,整体而言,预计下半年金融数据或将保持平稳。


       4.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宽松的时刻已过,结构性政策延续


       近期央行高层已在公开层面上表示,随着经济基本面不断复苏,前期的宽松政策将逐步退出,货币政策宽松的时刻已过。目前企业资产负债表仍在恶化,企业的负担和压力很大,制造业投资信心依然不足。当务之急是要给企业降低成本,低利率是重要保障。偏宽松的货币政策可以提振总需求,改变企业盈利状况。此外,财政政策扩张需要宽松货币的配合,宽松政策如果立刻转向会导致挤出效应。预计下半年还要保持结构宽松的货币政策运行环境,这样居民和企业才有信心更多消费、增加生产。


       5.财政政策:预计下半年财政政策更加积极,但仍守住底线,不会采取强激励手段


       政府工作报告中对财政政策的表述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从规模来看,财政激励力度基本符合预期。全年新增3.75万亿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目前已下发2.37万亿额度,下半年则还有1.38万亿;赤字率按3.6%以上安排,与此前市场预期的3.5%也相差不大。除债券发行,将加大政府财政对地方财政的转移支付。此外,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及“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意味着地方债务风险管控丝毫不会放松,预计下半年基建增速可能并不会如市场预期的那么高。


       (二)下半年各领域展望结论及策略建议


       1.货币市场:上半年货币市场从量价齐宽到边际收敛,预计下半年货币市场的利率中枢高于上半年


       从政策面来看,5月份开始央行货币政策思路已明显变化,预计下半年货币政策将加速从宽货币向宽信用转变。同时考虑到经济复苏进程仍具不确定性以及外围宽松环境难以转向,货币政策仍然处于宽松通道之中,但总量宽松更多用于配合财政政策,结构性宽松政策是主要抓手。根据易纲行长在陆家嘴论坛上“疫情期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要提前考虑适时退出”的表述,预计四季度基本面复苏态势明朗之后宽松货币政策将进一步收敛。资金面方面,预计央行仍将维持适度宽松的资金面,降准配合利率债放量发行概率较大。不过货币政策最宽松阶段已过,资金利率难回4月水平。预计下半年资金面仍将维持合理充裕。

     

        2.债券市场:上半年债市收益率整体呈先抑后扬的态势,预计下半年债券收益率将宽幅震荡


       进入7月以来市场风险偏好明显提升,股债跷跷板效应明显。此外,央行降准预期一再落空,叠加近期央行连续净回笼资金,市场对债市观点较为悲观。经过近期调整,债券收益率已过度反应上行至疫情前水平,这与当前疫情形势、经济基本面和政策导向不符。当前海外疫情未见拐点,美国多洲暂停或推迟经济重启计划,短期经济向好的局面难持续,未来经济数据大概率有反复。此外,中美博弈尚未结束,美国内忧加重或将导致中美关系更趋紧张,大选之年不确定性或致避险情绪升温,同时利差高位下境外投资者对我国债券的需求将增加。国内方面,在底线思维以及“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内需的修复难以一蹴而就,经济复苏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底线思维”要求下,仍有可能触发逆周期政策出台,货币政策不具备收紧条件,我们认为债市进一步显著上行的空间不大。另一方面,下半年随着基本面复苏态势明朗、政府债券供给冲击以及央行货币政策更强调“总量适度”,未来债市难有趋势行情。我们认为下半年债市大概率延续振荡局面,但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至3.1%以上已具配置价值。



       3.股票市场:上半年股市分化比较明显,中长期利好的支撑因素没有变,预计下半年仍具有结构性行情


       近期股市阶段性调整并不意味着本轮牛市的终结,一方面当前中国经济好于预期,A股仍存在基本面支撑。另一方面,A股估值仍然处于较低水平,是全球低估值的洼地,后续有望吸引外资流入。近期系列举措防范“疯牛”,其意在防范非理性投资,并非打压牛市。随着资本市场改革加速、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拉开序幕、坚决打击各种造假和欺诈行为力度不断加大以及金融开放程度不断深化,我国股市韧性仍存,中长期利好的支撑因素没有变,资本市场稳定利于解决多方矛盾、支持实体融资。预计三季度维持弱势震荡,三季度末期至四季度有望企稳,整体上预计下半年A股在全球比较优势下仍将具有结构性行情。


       4.外汇市场:上半年人民币汇率被动震荡略贬,下半年双向弹性波动中整体或相对趋升


       上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1-6月基本呈现“升值、贬值、V型、小幅盘整、贬值、升值”的月度态势,整体约小幅贬值1.48%。年初以来,人民币汇率在初期延续2019年末升值态势下,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避险情绪升温,人民币汇率随之转贬;随后主要受制于美元需求大涨、国际收支失衡及经济基本面孱弱等影响;6月以来,在市场情绪回升、美元指数走弱,叠加国内经济指标边际改变、扩大对外金融开放及中美利差高位下的外资流入等因素影响,人民币汇率整体呈现升值;进入7月份更是在股市大涨情绪带动下,盘中一度突破7的大关。展望下半年,经济基本面伴随近期主要指标边际改善及“六稳”、“六保”等相关系列政策支持下,下半年企稳回暖的概率仍相对更大,国内经济韧性和外资流入等将为人民币汇率提供支撑;中美货币政策有别下,中美利差预计仍可维持高位;美元指数在美元流动性危机解除和市场避险情绪降温后预计维持相对弱势;主要的不确定性在于疫情的反复和中美贸易摩擦所可能带来的美元避险推升美元指数;此外,美国大选演进和地缘政治冲突也可能造成扰动。综合各影响因素而言,预计2020年下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向弹性波动为主,升值动能料甚于贬值动能,整体波幅预计2%-3%以内,下半年主要风险在于中美摩擦。


  • 上一篇:无
  • 下一篇:无